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永利精品 > 正文

中国纪检监察报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4-02

中国纪检监察报

 
没有盛大的喜宴、丰厚的彩礼、炫目的嫁妆,新人身着新衣、骑上大马、打起红伞,婚礼既保持民族传统,又节俭喜庆。这是云南省河口县桥头乡白泥寨村的一对傣族新人的婚礼。普学和 摄  

中国纪检监察报

 
云南省剑川县金华镇桑岭村群众代表在审议移风易俗“客事”从简事项。苏金泉 摄  

2017年8月21日,云南省石林县大可乡水尾村党支部书记卢兴光为女儿操办升学宴70余桌,收受礼金46890元,其中包括3户建档立卡贫困户礼金500元。卢兴光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婚丧喜庆事宜宴请宾客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习俗。然而,一段时间以来,社会上滋生了婚丧喜庆事宜讲排场、比阔气的奢靡风气,良好的传统演变为大操大办、奢侈浪费的“面子工程”。尤其一些党员干部甚至借机敛财。这种现象在一些农村尤为严重,不仅增加群众负担,而且损耗社会财富和资源,广大干部群众深受其害。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就提到要遏制大操大办、人情攀比等陈规陋习。

对此,云南省出台了一系列规定和措施,以期通过树立良好的党风政风,带动农村群众移风易俗,营造风清气正、富强文明的乡村新风尚。

积弊已深的陋习有多“伤人”?

在云南省大部分农村,农民人均年收入不过万元左右,但是婚丧喜庆事宜的支出却远远超过这个数,不仅排场大,类目还很多。

如在楚雄彝族自治州禄丰县仁兴、碧城、勤丰等乡镇,一场普通人家的婚宴要“六七十桌”“二十多种菜品”“办三天”,很多地方的婚宴在杀羊宰牛等“标配”的基础上,还增加了螃蟹甲鱼等“基本配置”。

攀比之风盛行,谁都不能“丢面子”。“你家20个菜品,我家也不能少,哪怕一半以上的菜都吃不完浪费了。”禄丰县勤丰镇马街村委会古城村一村民告诉记者,办一次婚宴花费在5万元左右。

婚宴如此,丧事更甚。在罗平县大部分农村,如果家里有老人去世操办丧葬事务,已出嫁的女儿要组织人回家“上祭”(买猪、羊和烟花爆竹),请演出队“跳狮子”,还要请人写读祭文,仅写祭文一项开支就在1100元左右,“跳狮子”一次费用为2000到5000元不等。一套流程下来至少要花费1万元,更不用说其他费用了。

说起大操大办给农村群众带来的影响,马龙县纳章镇竹园村党总支书记鲁金宝坦言:“有的贫困户脱贫后因办一次婚丧喜庆事宜而返贫。”

曲靖市沾益区菱角乡黎山村谭友贵家就是如此。“2008年大儿子结婚的时候,婚宴办了2天,每顿将近30桌,一场婚宴办完,我家硬是借了近3万元外债。”

办的人“伤不起”,被请的人也苦不堪言。

禄丰县彩云镇南平村是典型的彝族村,若有亲戚去世,那么身为亲戚的客人每家得牵上一只羊,还要请上至少一个“吹打匠”(当地用喇叭吹奏哀乐的人)。“羊将近1000元,‘吹打匠’每人每天500多元,一家就得出差不多1500元。”村民鲁加英说,而南平村是禄丰县的贫困行政村,当地2017年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约为7000元。

在许多人看来,这些“客事”已从单纯的人情变为用钱衡量的“人情债”,“人情”少则一两百,多则一两千。

“别说那些村民受不了,就是我们这些拿国家工资的干部也觉得负担重。”一位在省级机关工作的公职人员对繁重的婚丧喜庆事宜也颇有微辞。

“出钱还要出力,宴请集中时有的家中劳力‘全部上阵’帮忙,到了年底和农历腊月,一个月有十多天到其他人家帮忙的情况经常发生,费钱误时还误工。”一位村民说。

破除陈规陋习从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抓起

盈江县平原镇永胜社区副主任管小细操办孙子满月宴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瑞丽农场管理委员会雷午办事处原党总支书记、主任胡清联乔迁宴请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云南省多次出台相关规定,要求党员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要坚持节俭、廉洁的原则,带头移风易俗,自觉抵制大操大办、讲排场、比阔气等歪风。

农村党员干部也在严管范围之内。

绥江县中城镇中村党总支委员、计生宣传员吴继军为其女操办婚事宴请120桌,收取礼金121125元。吴继军受到党内警告处分。中村党总支书记姚秀乾、村委会主任吴继春因履行主体责任不力均受到责任追究。

富源县出台《关于进一步规范农村党员和村组干部办理婚丧喜庆事宜的工作意见》,明确党员干部执行办理婚丧喜庆事宜报备制度,点名道姓曝光党员干部中违规办理婚丧喜庆事宜的典型案例。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